重庆男子结缘川西 将“甜蜜”带出深山

2018年01月08日 14:29  来源:重庆商报

导读:重庆人吴勇,因一次徒步与阿坝乡亲结识,被原始味道打动,放弃国企高管工作。七年来往返大山上百次,寻味最纯净的中蜂蜜,当起“甜蜜使者”,将蜂蜜带出大山。

吴勇和刚刚采下的蜂蜜

吴勇和刚刚采下的蜂蜜

重庆人吴勇,因一次徒步与阿坝乡亲结识,被原始味道打动,放弃国企高管工作。七年来往返大山上百次,寻味最纯净的中蜂蜜,当起“甜蜜使者”,将蜂蜜带出大山。

徒步之旅尝到原始味道

“刚从阿坝回来不久。”初见吴勇,他笑着对记者说。

1月的重庆,他穿着冲锋衣、徒步鞋,一副资深驴友的装扮,鼻梁上的方框眼镜还留存着一股书生气。

从重大MBA毕业,到移动公司高管,再到“甜蜜使者”,吴勇的前半生经历了几次转型。是什么原因促使他改变?记者听他娓娓道来。

最初进入川西,源于对阿坝美丽自然风光的向往。回想起第一次去的场景,吴勇记忆犹新。“那年秋天,二三十个同学坐在大巴车里,车盘山而行,越过一座座山峰,也是这一次,第一次见到了白雪皑皑的大山。”

后来,他多次徒步川西,深入当地品尝到蜂蜜、苹果等当地特色产品。住进居民家中,与之产生了友谊,萌生了帮他们把产品卖出大山的想法。2004年,他决意辞职,独自一人再次走进川西。

在一次去石渠县的路上,客车抛锚,吴勇和乘客们不得不下车休息。这时,路边售卖的雪梨吸引了他,5分钱一斤的雪梨入口化渣,清爽解渴。“那滋味直至现在都忘不了。”

余下的旅途中,吴勇一直在思考:当地的农产品这么好为何无人发掘?他决定:要想办法把各种产品带出大山。

寻味大山发现纯净蜂蜜

随后几年,吴勇建立了重庆原乡食品开发有限公司,成为了贵州某蜂蜜品牌的区域代理,也对蜂蜜有了深入的了解。

我国是世界养蜂大国,也是世界蜂产品生产大国,占世界蜂蜜总产量的1/4以上。饲养最普遍的是中华蜜蜂和意大利蜜蜂。意大利蜂属于西方蜜蜂,从海外引进后深受欢迎,推广极快,目前已占据中国饲养蜜蜂总数的70%。而中华蜜蜂的分布区域则缩小了75%以上,种群数量减少80%以上。

因此,自2008年起,国家先后在陕西榆林、四川阿坝等地设立中蜂保种场。得益于对阿坝地区的了解,吴勇于2011年前往考察当地中蜂情况。

可考察结果却不容乐观,当地养蜂规模很小,只有极少数的蜂厂标准化,且养蜂人技术欠缺,最重要是没有动力,年轻人觉得蜂蜜卖不出去又辛苦,“挣不到钱,不愿意干”。

为了提高当地百姓的积极性,吴勇下了一番功夫。他与当地农牧局建立联系,一起帮助蜂农。他从大山外带来了蜂蜜市场情况,及时告知蜂农价格波动,帮蜂农制定市场目标——做高品质蜜,且帮助蜂农销售,激发大家养蜂动力。

那段时间,他不知往返了多少次重庆与阿坝州。在阿坝,他和蜂农同吃同住,爬上悬崖取蜜,观察记录整个过程,再拿着样品前往研究院检验。等检测结果出来后,他又开车返回阿坝州,将报告给农牧局专家咨询,邀请专业人士多方探讨,最后给蜂农指点,提高蜂蜜品质。

架起“桥梁”传播甜蜜滋味

2013年,走遍阿坝州的吴勇正式当起了“甜蜜使者”,前前后后投入200万元,通过线上线下,销售阿坝的蜂蜜及其他农产品。

凭借着商业积累,吴勇销售的第一步就是建立品牌。他与拥有12年养蜂经验的郭发光合作,为蜂蜜设计包装。

“看着他们好产品卖不出去很心痛,虽然目前销售数量有限,但一定要帮他们!”于是,前年,吴勇帮忙卖起了小金县的苹果,复购率90%。去年,他又接手金川县的雪梨,3天卖完500箱。今年,他提议种植户深加工,制作梨膏卖出800瓶。慢慢的,小金的松茸、黑水的老树核桃也被他卖到了重庆。

另外,吴勇包办了所有产品的创意、文案、宣传片。对此,他表示,由于参与了每一种商品的成长、采摘、制作过程,所以对它们有感情,融入情感做出的片子更加打动人。去年,他的“小金松茸”宣传片在视频平台短时间内取得54万次的点击率。

七年时间,阿坝的高端蜂蜜市场已初具雏形,目前最贵能卖300元一斤,蜂蜜淀粉酶活性值超过30%,是国家出口蜂蜜标准的4倍多。

( 编辑: 项韵律 )
相关推荐

农商行杯 最美家书
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